英国Sophos报告:美国联邦政府扩大网络窃听

无论谁发送了即时消息(IM),或是在Facebook和Google+上发表了什么,美国的犯罪监察部门无需经过用户许可、无需搜查令,就可以实时进行跟踪。Sophos的博客中也介绍了这一情况,内容如下。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表示,联邦探员对市民网上活动的实时监控有增加的趋势。ACLU根据《信息自由法》(FOIA: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提请公开美国警察机构对美国国民网上交流进行监控的相关信息,并从美国司法部(DOJ)拿到了相关文件。从文件来看,政府部门对网络的监控正在大幅增加,有的监控并没有办理搜查令和司法手续。
  在过去的5年,“陷阱追踪(Trap And Trace)”和“电子记录器(Pen Register)”这两种监控手段的使用量急剧上升。陷阱追踪设备是用来对通信来源进行追踪,电子记录器则是通过记录用户拨打电话的日期、时间等来追踪通信的去向。用来窃听电话的陷阱追踪设备和电子记录器的订购量已经从2009年的23,535台增加到了2011年的37,616台,增幅达到了60%。与此同时,跟踪对象也从大约1.5万人增加到了4.5万人,增加到了原来的3倍。
  在同一时期,对电子邮件和网络数据这些电子通信方式进行窃听的请求也急剧上升。例如,利用陷阱追踪监控电子数据的请求在2009年仅为100多件,到2011年已经增加到了800件。
陷阱追踪与电子记录器追踪的请求件数变化

  在过去,此类窃听工具大都是安装在电话线路中的记录通话双方电话号码的物理装置,而现如今,记录这些信息已经无需使用特殊的装置,拦截功能都内置在了电话公司呼叫路由器的硬件中。
  美国法院把电话号码、电子邮件地址以及发信人、网络聊天记录等数据视为“非内容”信息,认为此类信息不适用于宪法修正案第4条中规定的“禁止非法搜查及扣押”。因此,对这些数据的监控无需申请搜查令。警察在进行陷阱追踪和电子记录器追踪时,只需对法官说“这些信息与正在进行的刑事调查有关”,取得法官的认可即可。
  由于美国司法部没有按照规定每年向国会提交监控统计数据,ACLU于2012年5月将司法部告上了法庭。ACLU主张,应该制定法律,要求政府公开窃听活动的信息,并定期更新数据。ACLU还表示,法院应该重新审视1979年的规定,该规定为陷阱追踪和电子记录器追踪设定的法律标准比传统的电话窃听还要低。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