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没有CIO到不需要CIO

以前,信息化是内部管理工具,如今,它已变为企业核心商业竞争模式。

 

去年12月份,有幸受邀参加了由“锦囊专家”在成都举办的“2019中国数字化年会”。那时候还没有新冠状病毒疫情的侵扰,一群手持保温杯泡枸杞的中年老男人,还可以彻夜畅聊。

 

会年年都开,一年比一年规模大,探讨的话题也越来越有深度和广度。令人高兴的是,在今年的数字化大会上,我们见证了数岳服务了四年的客户永达集团荣誉加身——被大会评为“数字化服务典范企业”。数岳在这四年当中,也在永达集团的支持和帮助下快速成长:从一个软件实施服务型公司,蜕变成汽车流通行业产品解决方案提供商。

从没有CIO到不需要CIO

▲ 永达集团CIO林刚在数字化年会上做分享

本次大会,也接受了一个会议主办方的任务:主持“制造业分论坛”的圆桌讨论。在这个讨论中,万达、美巢、森鹰、正星科技、万化、好莱客、小鹏汽车等各个行业的信息化、数字化企业负责人都发表了深入的见解。多视角观点汇聚,不同见解与思考碰撞,探讨了当下传统制造业和新兴制造业在信息化、数字化、互联网化、智能化等方面的不同理解,以及本企业的发展现状和对未来的构想。

时隔数月,由于疫情的因素,终于有时间坐下来把大家的想法和见解做一下简单梳理,然后分享给大家。这些观点没有对错,都是对不同行业、不同企业在不同的角度和发展阶段下,产生的不断变化的看法和理解。

大部分企业在数字技术应用及创新方面,一般会有不同的四个阶段:

 

01

信息化阶段

从没有CIO到不需要CIO
02

数字化阶段

从没有CIO到不需要CIO
03

互联网化阶段

从没有CIO到不需要CIO
04

智能化阶段

从没有CIO到不需要CIO
需要说明的是,这四个阶段,每段都不是孤立的,它可以线性发展:做完信息化,做数字化,做完数字化,做互联网化;也可以选择性优先构建或同步构建:以永达集团为例,在初步完成以业务财务一体化为主要标志的“信息化”阶段后,在“数字化”、“互联网化”两个阶段同步构建,甚至“互联网化”的构建速度远超过了“数字化”,帮助永达集团快速实现了真正以客户为核心的经营转型目标。从今年开始,永达集团已经在对如何开始快速实现“智能化”进行深度的思考和讨论,这种连续不断的创新能力,让永达在中国汽车流通行业连续三年整体下滑的情况下,强劲逆势增长。  

 

谈过了企业,我们再谈谈人。之前传统企业的CIO的主要价值在于实现企业内部管理的支持,基本上都是企业的后台支持部门负责人。不客气地说,很多CIO被列入“CXO”(用X作为通配符吧)这个系列称呼其实很勉强,被称为“IT部门经理”或者“信息技术总监”可能更合适,因为他们很难真正参与到企业的核心经营决策。

从没有CIO到不需要CIO

很多人之前和我讨论的话题都集中在“如何从CFO的手里获得IT预算?”因为很多企业核心经营管理者都认为企业信息化建设只是支持业务,非企业经营的核心,所以很难获得从人、财、物等方面获得支持。行业内,经常听到的都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说的老板听不懂”之类的话。所以,以前的IT团队在企业里是一个孤独的团队,他们只有和同行们凑到一起的时候,才能一起交流,用“自嗨”形容这群人不为过。

但是参加这次数字化年会的人有很大的变化,那就是,越来越多的企业核心经营管理者很多都自己亲自参与,这说明,他们充分意识到了数字化技术对于创新的重要性,也充分意识到了数字化已经成为企业发展的核心推动力。为了急迫找到解决方案,很多时候他们开始亲力亲为,并对传统的信息部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挑战,他们希望自己的信息化团队能够成为企业里数字化创新的引领者,推动企业适应快速多变的市场经营环境,助推企业核心的创新经营模式。这对传统CIO的职能定位,提出了跨越式的要求。接着,企业里CDO等各种新的“CXO”的岗位就会随之而来。姑且不讨论这些名称有多么五花八门,其背后的逻辑都是企业核心经营管理团队对数字化技术价值产生的期许。

马云说过一句话,“未来制造业的竞争力不在于制造本身,而在于制造背后的服务和体验。”其实,这不是面对客户微笑嘴甜的问题,而是我们每一个CIO或CDO或CXO…..都要思考如何创新的问题,数字化技术创新永远都不冰冷,它所起到的作用应该是革命性和颠覆性的。

从宏观经济的角度看,创新已经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要素,其中新兴数字化技术在传统制造业的快速应用成为推动企业不断创新的重要动力。

让新兴数字化技术创新应用成为企业的核心商业竞争模式,引领企业快速适应新的商业环境,完成在数字化时代的生存和发展。”我认为,这才是关键。

最后借用混沌大学李善友教授演讲时候最常用的一句开场白“我所说的都是错的!”

从没有CIO到不需要CIO
从没有CIO到不需要CIO

从没有CIO到不需要CIO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